• 中资协曹德云:要确保境外投资“投得出去收得

    投资

      

    中资协曹德云:要确保境外投资“投得出去收得

      四是投资领域主流化,主要聚焦医疗健康、公共设施、新兴科技、能源资源等发展前景良好的主流领域。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与保险资金运用境内配置主要以固定收益类资产为主有所不同,权益类资产是保险资金境外投资占比最大的资产。这与境内的资产配置结构是有很大差异的。作为保险资金境内投资的补充,保险资金境外投资极大程度上丰富了保险资金投资种类,为保险资金分散投资风险、优化投资结构提供了更多选择。

      三是投资区域分散化,覆盖全球45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传统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其中,直接股权投资主要集中于北美、欧洲等发达市场;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范围相对分散,除了投资北美、欧洲等国家和地区,亚洲、南美等新兴市场也有所涉及。

      一是合理运用境外投资资金渠道,不仅利用QDII、境外发债、内保外贷等途径进行境外投资,更可以通过港股通、债市通、沪伦通等方式,稳步高效进行保险资金境外投资。

      11月18日,在“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保险主论坛上,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发表了题为《新机遇新挑战新未来 金融开放与保险资产全球化配置》的演讲。

      展望未来,在经济金融全球化和一体化不可逆转的长期趋势下,保险资金要继续稳步探索全球化资产配置,逐步推进境外投资业务。

      总体来说,保险资产全球化配置的步伐与国家整体宏观环境变化以及监管政策的推动有直接密切关系。2014年是我国由过去的资本净流入转为资本净流出的年度,标志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市场发育的全球化达到相当程度,保险资金走出去开展境外投资是客观环境和主观需要双重作用使然。从监管政策看,原保监会2004年初颁布《保险外汇资金境外运用管理办法》,2007年修订为《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真正成为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的管理法规。2012年出台境外投资办法的实施细则,2015年发布境外投资业务管理的通知。一个办法、一个细则、一个通知,构成了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主要的管理法规体系框架。

      二是境外资产配置多元化,从固定收益类到权益类、货币市场工具类,从传统股票投资到另类不动产投资,投资品种非常多样。其中,大型保险机构投资品种,不仅投资股票、债券、存款等公开市场,还投资股权、不动产、私募基金等另类资产,中小型保险机构投资品种较为集中,更为青睐港股等投资。

      结合保险行业情况。保险资金境外投资始于2004年,在至今十五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从最初的探索到逐步成熟的过程,其间尽管也有曲折和反复,但总体上看,在国家政策和监管制度的推动、引导和规范下,稳中求进,积极探索,保持着稳健良好的发展态势。回顾过往,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经历了大致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探索期,2004年至2012年新的外汇政策出台前,保险资金主要集中于投资香港股票市场,投资规模维持在100亿美元左右。随着保险资金规模的扩大,保险机构希望在更加广泛的区域和以更加多元的资产类别开展投资,以实现分散风险、改善收益的目标,境外投资需求不断增强。第二个阶段是稳健发展期,2012年之后,伴随外汇政策的出台以及宏观环境的变化,保险资金境外投资进入稳健而快速的增长期。我们的调研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有50多家保险机构开展了境外投资业务,投资余额超770亿美元,占行业上季末总资产的比例为3%左右。

      三是更加丰富境外投资业务,通过设立、参股、收购等方式逐步“走出去”,创建自己的境外投资专业机构,逐步实现全球化战略布局,迎接新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新一轮投资机遇。

      曹德云指出,着眼当下,我国正着力推进全方位开放,将金融业双向开放摆在了重要位置。在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新措施中,保险业占有很重要的分量,既涉及外资准入门槛的放宽,也有缩短持股比例限制过渡期、允许专业外资保险机构进入国内市场等方方面面。未来保险机构将面临与境外成熟保险机构、资产管理机构更加激烈的竞争,因此,保险资金积极探索推动全球化资产配置,加快积累并丰富多样化投资经验、提升投资能力,才能更好应对来自外资保险机构的挑战。

      曹德云表示,纵观当今世界经济形势的复杂多变,全球化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这对金融领域各行业都是很大的挑战,但挑战与机遇并存。如何做好资产配置,在获得金融开放红利的同时有效规避风险,是需要我们共同探讨的新课题。

      四是加强对国际经济金融市场及金融监管、市场规则、法律法规等领域的深入研究,提高对国际市场的认知、研判和把握能力,做好思维、意识、知识、技术等方面的准备,加强风险管控,确保境外投资真正做到“投得出去、收得回来、赚得到钱”。

      曹德云指出,近年来,我国积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建设开放型新经济。2018年,我国在博鳌亚洲论坛指出要加快金融对外开放“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今年7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11条措施,内容涉及银行、保险、证券和基金等多个金融领域。最近,国务院常务会确定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业务范围限制,落实好新修改的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各金融监管部门也纷纷推出各种开放新举措。

      二是深化与国际优质金融机构的业务合作,借助国际优质资源,在探索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的同时,积累经验、提升能力,逐步培育具备国际视野、全球思维、专业精良、技术高超的全球化资产配置团队。

      一是外汇资金来源多样化,保险机构主要通过QDII额度开展境外投资,还辅之以内保外贷、境外发债、境外上市融资、ODI额度、外币保费等多种渠道。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中资协曹德云:要确保境外投资“投得出去收得 投资

    2019-12-01 16:42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彩运网 蚂蚁彩票平台 北京11选5平台 703彩票平台 大博金彩票平台 ag亚游官网 尚合彩票 鼎盛彩票平台 彩38官网 河北快三平台